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公告- 交易所要闻-

专访深圳石油化工交易所董事长关奉麟:互联网+石油化工+创新金融

2015-08-24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

    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级的石油消费和进口大国,但在石油定价方面却一直处于“失语”状态,并长期为国际油价的意外涨跌付出着沉重代价。在此背景下,摆脱“油价追随者”的被动角色、提升我国原油议价能力已成业界共识。要实现这一目标,建立规模化的期货交易市场是必须之举,而期货市场要想站得稳,势必需要成熟现货市场的有力支撑。在这方面,深油所就是先行者之一。我国原油现货交易市场现已行至何处,又将走向何方?先行先试的深油所积累了哪些宝贵的经验教训?《中国能源报》记者日前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深油所董事长关奉麟。
 
  依托特区,发挥现货交易优势
 
  中国能源报:深油所主要提供哪些服务?
 
  关奉麟:深油所依托前海特区和广东省自贸区于2011年9月批准设立,截至目前会员企业总数突破1000家,在深油所平台开展石油化工产品现货交易、贸易和结算,累计实现现货交易额超过2万亿元。
 
  深油所目前开已开通现货协议、现货挂牌、现货报盘和现货专场四种现货交易模式,初步形成了“深圳石油化工交易金融产业集群”,为实体经济提供了有益支撑和服务,应该说是走在全国前列的。
 
  中国能源报:我们注意到,目前各交易所纷纷推出油类产品,相较之下,深油所具备哪些比较优势?
 
  关奉麟:前海特区的先行先试和创新发展走在我国新一轮改革创新的前沿,前海要素交易平台的创新发展和国际化也备受瞩目。深圳前海是国务院特批的特区中的特区,深油所创立于前海特区设立之初,不仅背靠我国能源消费集中的珠三角地区,还毗邻香港,面向东盟自由贸易区,具有强大的区位优势。
 
  中国能源报:石油现货和期货交易有何不同?是否存在竞争?
 
  关奉麟:石油现货和期货交易有本质的区别,期货交易依托期货交易系统采取电子撮合的方式成交,而现货市场的交易模式有很多种,比如深油所的现货挂牌交易是“一方卖方、一方买方”的模式,交易所不进行集中撮合、也不存在连续竞价,而是采取见价成交的方式。与此同时,期货交易是匿名交易,而在深油所现货挂牌交易模式下,交易商只能和自己所属的会员单位交易,交易双方公开透明,知悉对方身份。此外,期货有明确的交割时间期限限制,而深油所现货挂牌交易双方在买卖时并未预先约定、也无从约定或知晓该标的物的具体交割时间,交易商完全可以根据其实际需要随时要求实物交割。
 
  石油的现货和期货交易并不是竞争关系,而是相辅相成互补发展,期货交易需要有现货交易的支撑。
 
  中国能源报:开展石油现货交易对我国有何种特殊意义?是必须之举吗?
 
  关奉麟:是必须之举,并非可有可无。现货交易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符合国家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下的创新商品交易市场的产业发展战略。事实上,国内建设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目的也是为企业规避国际原油价格急剧波动带来的风险以及避免我国企业现存的“三角债”问题。这种要素平台的发展,尤其是期货和现货相结合的要素平台,符合我国商品交易市场与实体经济互补互利的发展需要,也是我国争夺国际定价权、配置全球资源的前置条件。
 
  创新新业态,把握“一带一路”机遇
 
  中国能源报:2014年以来,我国石油化工现货投资异军突起,在此背景下,石油化工领域应如何打造“互联网+”创新发展模式?
 
  关奉麟:创新是企业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关键,特别是服务实体经济产业发展的要素交易平台,应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新的思路、方向、支撑和动力。而“互联网+“为交易商提供了公开、公平和公正的电子商务平台。
 
  具体说来,我认为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首先是与多家银行形成服务于注册会员和会员企业的融资服务模式,进而有效解决传统融资审批时间长、审批复杂、门槛高等难题。
 
  其次是建立非银行融资服务体系,设计出一套符合石油化工产业现实需要的创新融资模式,为会员企业提供多方式、多渠道、多模式的创新融资服务。
 
  再次,整合我国石油化工企业、炼厂、仓储、加油站等各方,为石油化工的生产、存储、运输、销售等环节提供与商品流配套的金融服务,搭建石化产业供应链的物联网金融服务平台。
 
  最后可以考虑组建中国民营石油资本联盟,互联互通、信息互通、资源共享、资金融通、共赢发展。
 
  中国能源报:从要素平台的视角看,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倡议带来了哪些发展机遇?具体落到深油所层面,有何发展意义?
 
  关奉麟:“一带一路”战略为诸多行业企业创造出难得的发展机遇,前海地处深圳,是我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战略支点,具有特殊的区位和政策优势,将为企业国际化发展提供一条“高速公路”。
 
  “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大框架下啊,深油所结合自身特点即将开通离岸国际交易,寻求同俄罗斯、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中亚产油国等“一带一路”相关的国家石油公司合作,探索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业务发展模式。目前我们已与诸多国际著名石油公司正在商洽和达成意向,组成国际石油产业联盟和能源俱乐部,为深油所提供强大的国际石油交易和交割资源基础,以提升深圳和前海在国际石油化工交易和贸易市场的影响力。
 
  规范市场,理性应对风险
 
  中国能源报:相较于国外的成熟市场,我国能源交易平台目前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关奉麟:,我国在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方面,我国与国外先进市场体系尚有一定差距,特别是在基础设施、交易活跃度、市场效率等方面,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健康发展的促进和补充作用没有得到良好的显现。现今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级,将成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强力引擎。
 
  中国能源报:我国大宗商品交易的监管体系运转得如何?在这方面是否有国外经验可循?
 
  关奉麟: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大宗商品交易的确需要国家的有力监管和清理整顿,国家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有许多切实有效的成果,目前市场上的国有大型大宗商品交易场所都严格接受监管,发展和运营都比较规范。
 
  国外一些成熟的交易平台,例如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不仅有日常的风险监控措施,还会通过风险分析系统对保证金的变化和会员公司保证金的亏损进行分析,同时还具备快速报警装置。
 
  现阶段我们需要加强对国外一线监管的调研,借鉴国外一线监管的经验和理念,特别是合理界定交易所一线监管的边界和监管原则,提高监管的透明度,利用新技术为广大合法合规的投资行为留下创新空间。
 
  中国能源报:中国投资者投资心理是否成熟?
 
  关奉麟: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商品交易市场是一个机会与风险并存的市场,作为一个新兴产业,我国投资者对这个市场还没有全面和深入的了解,会产生一定的误解。因此,要素交易平台应该加大对投资者的教育力度,让投资者更全面地了解这个新兴产物,认识其中的机会与风险,做好风险警示和教育工作。成熟的投资者应懂的正视投资大宗商品所面临的风险,合理维权。
 
  中国能源报:深油所接下来有何规划?
 
  关奉麟:我们接下来计划举办“首届中国(深圳)国际石油化工交易峰会”,同时拟将与石化央企、上市公司、三大电信运营商联手推出成品油加油和交易业务,打造和推进中国石油化工行业互联网金融业务,并组建中国民营石油资本联盟,力争2016年成为华南地区首个获得大宗商品期货经营权的要素交易平台,为深油所打造国家级、国际化、期现结合的创新型综合要素交易平台奠定基础。
(来源:中国能源报)